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乡村大凶器61-65未完待续

   正文 正文 第六十一章 陪我玩玩儿?    “啪”提起裤衩,扯了两张玉米叶子把大棒子擦干净了,也没叫躺在地上累成烂泥的黄翠华,兜起两万块钱,一溜儿跑了。  龙根死也想不到,世上居然还有这等好事儿,不仅有等着自己上门日的婆娘,搞完了还给拿钱啥事儿不耽误,既爽了,又能挣钱,多好的事儿啊! “等哪天自己没钱了就去城里当鸭子去,城里的少妇太寂寞空虚冷了,迫切需要大棒子压压惊解解渴”    意淫了一阵儿,眼瞧到了家门儿,正打算进去的时候,沈丽娟从村部回来了,小碎步踩的欢实,脸上带着笑意,看样子事儿成了。  “表婶儿,乐啥呢”龙根上前趁沈丽娟不注意,胸前偷了一把。  “哎呀,小龙”  心里正乐着,猛不丁被人偷袭,沈丽娟吓了一跳,见是龙根这才放心不少,见四处无人,拉着小龙进了小卖部。   “哎呀,何乡长是真厉害,事情一调查清楚,当即拍板要废了陈天明,明天就派人去下达命令,向上面递交陈天明犯罪事实,嘿,这下可有陈天明好果子吃了”沈丽娟说不出的高兴。   终于可以不用再受这老混蛋的气了  “那说没说让你当村支书呢!”龙根倒是没太大的反应,在城里的时候,这些事情见多了,证据确凿,陈天明指定完蛋意料之中的事情,对龙根谈不上惊喜。  “村支书”沈丽娟没转过弯儿,疑惑道:“不是当村长吗?咋还当村支书了,魏村长在前面,哪轮得到我村长都还两说呢。”    想了想,龙根没说了。有些事情不能说的太多,表婶儿可不傻,别看出点儿名堂来就好了。    “表婶儿,咱们来做个游戏。”龙根笑了笑,一丝淫荡一闪而过。   “啥游戏”沈丽娟问道。  “诺” 龙根两腿一伸,两条毛茸茸的小腿,汗毛又浓又长,跟牛大腿似得。裤裆正中撑起一顶巨大的蒙古包。伸手指了指裤裆,“诺,表婶儿,你猜猜。猜猜我这裤裆里有什么东西,猜到了有奖,猜不到吗?嘿嘿,我可要惩罚你哦......”    眨了眨眼睛,肆无忌惮的盯着沈丽娟傲挺的饱满酥胸望去,白色碎花衬衣撑得鼓鼓的,从侧边看过去,一抹白嫩露了出来。  “啊呸没个正经,谁愿意猜啊,真是的”沈丽娟俏脸一红,就要起身出去。外面妹妹一个人守着店呢。    那玩意儿有个啥猜的,里面装得不就是那东西吗!一根儿黑黢黢的大棒子,跟蟒蛇一样自己也不是没见过, “别啊,表婶儿,你猜猜嘛。”龙根一把拽着沈丽娟胳膊不松手,“猜猜嘛表婶儿,反正你也不吃亏。”说着龙根就去抓沈丽娟的胸。    龙根也挺纳闷儿的,你说这沈家姐妹是咋长的,都没生过小孩儿,两颗香瓜嫩肉大的惊人,比一般催奶过后的孕妇都大,搓着更是软绵绵,跟捏着棉花糖儿似得。   “别闹了小龙,”沈丽娟脸一红,身子一热,伸手拍掉龙根的爪子,“不就是撒尿的东西,有啥猜的,不猜了,走了。”    “嘿嘿,表婶儿你猜错了”    龙根松开沈丽娟,笑着把手伸进了裤裆,抓着大棒子猛的挥舞了一阵,这才抽了出来,   “啪”   一叠红红的老人头摆在桌子上,顿时亮瞎了沈丽娟的眼睛,这可是钱啊,厚厚的一叠毛爷爷啊,小龙咋有那么多钱呢?   “小龙,你你这是.....”沈丽娟惊呆了,“你这钱哪儿来的偷的,捡的快,说说。”  倒也是,沈丽娟虽然开着一家小卖部,可毕竟是乡下的婆娘,没见过啥世面,平时进货也就几百一千块多钱的事儿,一万块钱可还真是少见,    “嘿嘿,表婶儿,是不是猜错了”龙根贼笑不已,往沈丽娟跟前儿凑了凑,“表婶儿,认输呗。”    “我”   沈丽娟一愣,还没问呢,耳脖子突然一热,身体跟着就软了两分,闷哼一声,低头一瞧,那双猪爪子又抓着了自己的咪咪   “你我....你,别...”你你我我半天也没说出点儿来啥,胸前两团白面突然向下一垂,罩子给解开了。    龙根可管不了那多,最近一段日子全都伺候沈丽红,跟外面的一群婆娘了,都没时间好好陪陪表婶儿呢。   陪表婶儿玩是一回事儿,关键打上午见了何静文之后,龙根这心里就跟猫抓似得难受,村里很少来女人,这一来就一极品,奶大波挺,脸蛋儿还顶好看,更让龙根有挑战的是,何静文是乡长,    这一棒子要给何静文捅进去了,那整个乡里自己还怕谁啊!  “小龙,别,别摸了,嗯,哎呀,那地方不能捏....啊...”沈丽娟痛叫一声,呻吟着,“哎哟喂,小祖宗,你咋还咬上了呢呢哼....” 龙根搂过沈丽娟,坐在两条大腿中间,白花花的屁股墩儿正巧把大棒子给压在下面,滚烫的大棒子磨合着沟渠,轻轻磨擦起来。两手从背后抓过去,轻轻揉捏两颗大香瓜,对着沈丽娟白白净净的耳根子直哈气。 “表婶儿,舒服不,是不是感觉全身燥热,痒得难受,下面洞口都湿了呢....”说着说着,大手猛得一用力,怀里娇躯一阵猛烈震颤,大棒子上面裹了一层白色的浆糊,又滑又腻。 “表婶儿,想知道钱咋来的不”   这个问题沈丽娟是真想知道,农村里别说自己了,就算村长要拿出来一万块钱也不会这么容易吧,可小龙哪整来的钱不会是偷的吧沈丽娟吓了一背的冷汗。  “嘿嘿,想知道吗”龙根掏了一把裤裆,再次甩出一万块钱来,扔在地上。  “啊还有” 这下沈丽娟清醒了,两大两万块钱呢!这钱不会真是小龙偷回来的吧!  “说,这些钱究竟哪儿来的”  “嘿嘿,想知道吗”龙根笑的越发淫荡了,“滋溜”一声,亲了一口沈丽娟,“想知道的话,陪我玩玩儿。成不”   “咋玩?”沈丽娟下意识的往后面缩了一点儿,那根儿棒子实在太厉害了,还没进去呢,就把下面给自己整的水汪汪跟涨洪水似得,跟洪水来了似得。   “当然是床上咯......”  正文 正文 第六十二章 你有几个婆娘  “小龙,别,别给我整里面,哎哟喂,我不想怀崽儿呢.....”爽过之后,沈丽娟惊醒过来,只感觉那地方一胀一鼓,本就捅的一声酸软,提不起劲儿。现在倒好,大棒子一钻到底儿,对着洞壁就是一泻千里。   黏黏的滚烫面浆冲了下去,跟撒尿似得,哗哗的流,冲向那地方去,身子又是一软。  龙根抖了抖大棒子,“滋溜”一声拔了出来,带起一串白色的液体,一脸舒爽。仿佛这会儿才听见沈丽娟话似得。   揉捏着白花花的面团儿,坏笑道:“表婶儿怕啥啊,咱俩又没血缘关系,生就生一个呗,又不是养不起,咱有钱。”说着,指了指一边叠起的两叠红色大钞,说不出的得意。谁曾想自己也干起了鸭子的勾当,满足个人需求的同时,还能小赚一笔。  “小龙,你给表婶儿说说,这钱究竟哪儿来的”说到钱,沈丽娟一脸严肃。  在乡下,两万块钱可不是小事儿,小卖部一年到头怕也落不了两万块钱。别是从哪儿偷来的,抓着了可就不好了。  “嘿嘿”龙根面露色相,俩眼睛又望向了沈丽娟小腹处一捧杂草处,乱呼呼的上面还留着白色的豆浆呢。两片红肿的饺子皮摊在两边,洞口慢慢滑出一点儿白沫.... “想知道啊,来,再日一炮。”龙根抓着沈丽娟脚踝,就要进洞。   沈丽娟吓了一跳,尖叫道:“别,别。别整,痛,下面还痛着呢。” 做女人就是麻烦,沈丽娟现在才知道,来大姨妈,跟洪水似得,哗哗的流,这就够麻烦的了。破了身吧!就想男人了,那玩意儿尺寸小了,战斗力弱了,心里不得劲儿,浑身燥热难挡,消不了火儿;这棒子太大了吧,把下面撑的老大,跟撕裂开似得,生娃也没这么痛苦啊。两片饺子皮磨得又红又肿,跟蜂子蜇了一口一样。! 做女人咋就那么麻烦呢 “算了,那就不日你了。晚上回来好好日日丽红婶婶,生娃可是大事儿。”龙根抖了抖大棒子,又想提裤子走人了。  但是,这一次沈丽娟动作够快一把抓住了大棒子,使劲儿往怀里一扯。  “啊”龙根吃痛,皱眉道:“表婶儿,你干嘛呢!大肉棒子不是这么用的,咋的,想吃一口啊。”   “呸,没正经。”  沈丽娟俏脸一红,瞪了龙根一眼,这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那天晚上自己不就是硬逼着给含了两口么。想到这黑黢黢的大肉棒子在自己嘴里搅腾,这脸上就烧乎乎的,跟大街上被人扒光了参观一样。  “臭小子,找打是不是”  沈丽娟拿出威严,“老实交代,你脑子啥时候好的,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 “哼,臭小子,明知道表婶儿一个人操持着家务,多累啊,你还给我装傻哼” 这事儿沈丽娟老早就想知道了,自己让表弟日了也找不出啥缺口来,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可自己不能一辈子当傻瓜啊,总得知道来来去去吧。自己也不是那地摊上的便利贴,想日了脱了裤子就上,不想日了,裤子一提走人。  “这个....这个....”龙根眼瞅着大棒子越扯越长,心里盘算起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眼珠子转啥转呢想编瞎话了是不是”沈丽娟也不是吃素的,尤其知道龙根装傻之后,便多留了一个心眼儿。今天要不把来龙去脉搞清楚,这日的也不踏实啊。别到时候脑子又傻了,那玩意儿又硬不了了,那可咋办? 这时候,龙根也算瞧明白了,今儿不说实话指定不行了。两腿一盘坐在床上,裤裆那玩意儿则任由沈丽娟抓在手里。别的倒是不怕,别一使劲儿把二弟弄骨折了,那可就治不好了, 虽说男人这第三条腿能软能硬,能长能短,能屈能伸,可真要断了,那就得坏一辈子了,刚享受了美好人生的龙根咋会不重视裤裆这玩意儿呢?    “表婶儿,实话实说吧。”龙根的神情突兀的肃穆起来,眉头紧紧拧在一块儿,说不出的正经。 “年轻时不就有个老和尚打从里路过吗!碰巧我在山里遇见了,老和尚见着我,如见天人一般,就差点儿没跪在地上磕头了。” “切又吹牛”沈丽娟一脸不以为然,“小龙,你再不老实说,我可真拧了啊”  “啊别啊”  龙根连忙摆手,“表婶儿,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你听我说完嘛。”  沈丽娟松了松力,看着龙根。  龙根眼珠子一撇,心里想着往下接的话,这事儿咋好说呢!  “老和尚看了看我的手掌,又看了看我裤裆那棒子。最后给我了一个土方子,让我持续吃一个月。起初我也不相信,可老和尚一掌打过来,我这浑身一松,无比舒爽,就跟逛了三温暖似得。” “后来,我就天天吃王八,炖甲鱼。就慢慢的好了.......”  满嘴跑火车,说着胡话,心里却盘算着,该去找王丽梅收钱了,这婆娘答应给的钱还没给呢,对了,还有田翠芬、杨英,统统的给老子交两万块钱来,否则,老子绝不亮家伙饥渴死你们    嗯,陈香莲母女就算了,男人死了多年,口碑也不坏,虽是陈家人,可跟陈天明那老混蛋不一样。母女俩一起伺候自己也挺够意思的了,  “谁信啊哼”沈丽娟发出重重的鼻腔闷哼声,一把揪着大棒子。冷冷道:“那钱哪儿来的呢!总不能也是老和尚留给你发家致富,骗小姑娘的吧。”  “嘿嘿,”龙根坏笑两声,眼睛眯成一条缝儿,缝里散出一道淫荡的光芒,“这个钱嘛,是那些婆娘给我拿的好处费。”   “表婶儿,你也知道,床上的事儿,男人得多累啊,哈吃哈吃的做俯卧撑,完了还得补身子,多费钱呐,所以,她们就给了我钱......”  “啥那些婆娘”  沈丽娟杏眼圆睁,一脸的惊愕。世上还能有这事儿男人搞了女人,女人还倒贴钱,一帖还是两万  “哪些婆娘,你给我说说....”回过头,沈丽娟心里就有些泛酸。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嘛,自己都不介意让小龙给日了,可这混蛋在外面找女人,心里堵了一口气儿。   “杨英、田翠芬、吴贵花等等....反正好多就是了。”龙根一脸的无所谓,“表婶儿,不是我说,你跟丽红婶婶身子弱得很,根本遭不住这么日。”   “这么多”后半句沈丽娟根本没听进去,这几个婆娘可都是村里的俏媳妇儿啊,咋都让小龙给骑了  而且都是村干部家属啊,这完蛋孩子胆子咋那么大,  “小龙,你跟表婶儿实话实说,你究竟有多少婆娘”正文 第六十三章 公公不是好东西“乖婆娘,俏媳妇儿都是我的”, 丢下这么一句,龙根提着裤子出了门儿,留下惊愕万分的沈丽娟。这还真是自己的真心话,倒不是龙根无耻,实乃裤裆那玩意儿太大了,需求量太过庞大,一两个婆娘哪够自己日的再者,白瞎了那多好媳妇儿,自己要不伺候伺候,多对不起裤裆这玩意儿。 龙根一边提溜着裤裆那玩意儿,伸手擦了一把汗水。夏天就这德行,热得不行,真想脱得赤条条的搁路上走,想了想,龙根去河滩冲了冲亮,这才舒服了一些。何静文来了,照魏文武那拍马屁的劲儿,不全程跟着才是怪事。再者,陈天明躺医院了,全村上下也就魏文武官儿大,他不去谁去所以,这会儿老魏家是没人的。   上午没吃着田翠芬的肉,下午一定要把这婆娘给整了。  一想到田翠芬白嫩嫩的大馒头,一身上下胖乎乎圆鼓鼓的,裤裆那条大蟒蛇就扛不住了,可劲儿顶着裤裆   “汪汪汪”   翻墙进院,那大黄狗又嚷了起来,瞪大了眼珠子怒视着龙根。龙根一愣,感情天杀的还挺记仇,没把小花给它带来日,生着气呢  “叫个求”龙根骂了一句,四处瞅了瞅,见没啥人儿,胆子便大了起来,冲着大黄狗走去,龙根个头大,大黄狗一瞅就是只会叫唤的东西。“我把你放了,你自个儿找小花去....”说着龙根动手解开大黄狗的链子。 大黄狗见状乐得眉开眼笑,直往龙根怀里蹭。“去吧,狗日的,再不找小花去,小花就给别人日了,快去,快去日小花,别回家了....”龙根笑着道。   狗果然通人性,闻言小花要被别的狗日了,大黄脚下一溜烟儿跑了个没影儿。“小龙,你来啦.....”偏房的门一把拉开,田翠芬胖乎乎的身影落了出来,“咦,大黄呢”龙根摆摆手,冲着田翠芬走去,“屋里有人不回去说。”手刚好触及到田翠芬胸口上,田翠芬身子一震。  倒不是没碰过男人,实在是那条大棒子给自己冲击太大了,就玉米地里整了一回,足足疼了快一个礼拜,两三天的下不来地,两腿直往外撇,男人他爹还以为自己寂寞了,拿大茄子捅了自己似得。   屋里谈,这不等于那啥吗,一想起,那地方就哗哗的流水,双腿不经意的闭了起来,心情复杂,竟想大棒子,可又怕下面痛的厉害。就这个当口,龙根已经进了屋。   田翠芬四处望了眼,关上了门。   “小龙,你来干啥啊”田翠芬一边倒水,一边问着。问了之后田翠芬就后悔了,这不等于脱了裤子放屁,自个儿往上送吗?  猛灌了一口水,龙根一脸正经,“来日你啊。”  “啊”  田翠芬吓了一跳,胖乎乎的脸蛋儿就是一红,这人说话咋那么直接呢,还日啊日的,多难听啊。一抬头,正巧瞅见龙根大大咧咧叉开的双腿,正中裤裆处一捧高耸入云,甚是威武壮观,一抖一抖的颤抖,让田翠芬俏脸儿又红了两分,这是龙根故意的,通过吴贵花、陈香莲等几个婆娘实验以后,龙根非常自信,就没哪个女人不想要大棒子的。寡妇上地里摘黄瓜还选大个儿的呢。为的就是引诱田翠芬, “咋的你不想日啊”见田翠芬羞得直搓衣角,脑袋儿埋在胸前傲挺的双峰间,顿时不喜道。心里暗暗道:“小样儿,日了就日了,还给老子装啥贞洁烈妇呢。” “不,我.....”龙根要走,田翠芬一把拉住龙根,脸红了一大片。   龙根瞅的清楚,肉乎乎的白皙脸蛋儿泛起一片酡红之色,连脖子也跟着红了起来,贴的近了连呼吸都是热的。吹的人心里麻酥酥的。“想日就给我摸摸啊。”“哎哟,轻点儿...”  搂过田翠芬,坐在床上,两手径直朝着胸前俩团高耸抓去。天热也没戴个罩子,纽扣一解,两只又大又肥的大白兔窜了出来,吓了龙根一跳   以前就觉着吧,自己裤裆这玩意儿大,现在仔细一观摩,才知道,村里那么多婆娘,就田翠芬这“胸器”大奶奶的,一抖一晃,跟闹海啸似得。  “真大,又软和,来,我先吃一口。”掂量着两只大白兔,滋溜一口,对着一只吸了下去。舌尖儿勾着小蓓蕾,一舔一吸,一咬“啊.....” 田翠芬痛叫一声,顿时又松懈了下来,紧闭着嘴唇莹莹呜呜发出阵阵闷哼。 大手跟泥鳅似得,直往下面钻,撑开田翠芬紧闭的大腿根子,猛地伸了进去,顺着小缝儿揉了起来,完全参照小日本的手技,一按一揉一捅,这才三两下呢,田翠芬就遭不住了,那水哗哗的流,身子软的跟一滩烂泥似得,直往龙根怀里钻。 “小龙,别,别抠了,难受,人家难受嘛...”  龙根嘿嘿坏笑两声,“有啥,日你之前总的勾兑一下嘛,来,摸摸大棒子,正宗不” “啊”   一出手,小手抓住了大棒子,滚烫滚烫跟烧火棍似得,上下轻轻撸了起来,大棒子脑门儿上趟出一点儿粘稠汁液来....   “哧溜” 勾兑的差不多了,龙根一把扯开田翠芬的花白裤子,抖了抖大棒子,对着白花花的屁股猛的扎了下去,  “啊,小龙,你咋这么猛,姐姐好喜欢哦,”田翠芬脖子一样,肉身一颤。房间里接着响起了霹雳啪啦的声音,伴随着田翠芬莹莹呜呜的呻吟渐渐步入巅峰。  酣战了好一阵儿,直到田翠芬去了七八回,跟一滩烂泥似得趴在床上,这才收枪。再捅下去,估计这婆娘又得养一阵儿了。  “翠芬姐,舒服不,给我日不....”龙根提起裤子,观赏了好一阵田翠芬白嫩的肥臀,邪笑道。 田翠芬闻言羞的俏脸通红,都给你日了,还说这话干啥! “舒服就好,我先走了,明天再来日你。”龙根笑着就要出门儿,天快黑了,再不走,估计杨英跟魏文武就要回来了,看着了多不好。“唉,等等,小龙。”田翠芬见龙根要走,不知哪来的力气坐了起来。   “咋的舍不得我,还是还想再日一炮啊”   “呸”   田翠芬白眼一翻,瞪了龙根一眼,这小子说话咋那么直白呢! 不怪田翠芬不好意思,田翠芬跟其他婆娘不一样,嫁到老魏家,跟魏武上炕的时间一只手都能数过来,能好意思吗?“不是,魏文武不是东西,想日我。”田翠芬脸色暗淡,“小龙我知道你有本事,能把陈天明收拾了,你把魏文武也收拾了吧,这老东西就想日我,天天晚上窗户边装鬼,我..我不想给他日....”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妇女主任   “不想给他日,那你给谁日”龙根笑着道,眼里透着邪乎。 田翠芬杏眼一瞪,没好气道:“这不废话吗?都给你日了,不给你日给谁日,难道你想让老东西日我啊”!“成找机会我就把这老东西给收拾了。”龙根一点头,“可咱们说好啊,只给我日而且不能白日,收拾你爹可不是小事儿,陈天明的事儿还没过去呢,你也得给我拿点儿好处”, “啥给你拿好处”, 田翠芬闻言一愣,自己都给你日了,还想要好处  “那可不,你以为呢,不给好处我才懒得日你呢!”龙根抱着膀子一脸傲然。“人吴贵花漂亮吧,都给了两万块钱呢。你家里也不差钱儿啊。”   开玩笑,村里的俏媳妇儿乖婆娘基本上都让自己给日了,自己也不缺你这一炮友啊,拿点儿好处不应该啊  “反正你想好咯,干不干的吧你明天给我个准信儿,黄瓜和我这大棒子比,你觉得哪个好”拍拍屁股,龙根开门就要走。   田翠芬赤条着身子坐在床上,脸蛋儿上的红潮渐渐褪去,带着点点黯然之色。小龙不来日自己了,这可咋整啊!第一次日得痛,可刚才舒服啊。那地方整的水花直冒,浑身酥酥麻麻的,跟魏武日个通宵也没这效果啊。 要不日自己了,以后日子可咋过黄瓜茄子有大有小,也能用,可毕竟没大蟒蛇舒服啊,刚才喷得里面滚烫,魏武可没这个本事。  “钱就钱吧,反正钱也不是我挣的,谁让魏武把我娶过门就不管了捏把钱给小龙,还能帮我治治魏文武,这老秃驴....” 心下一计较,田翠芬在柜子里翻腾了一阵,抽出三万块钱来,塞给龙根。  “小龙,钱给你了。以后你这棒子可得翠芬姐多用用。对了,魏文武的事儿你可得抓紧给办了,这老家伙不是啥好玩意儿,我看着就呕心,还偷看俺洗澡呢。”手里捏着钱,龙根顿时就乐了,这钱咋这么好赚呢!日了一炮,三万块就这么到手了,还收了一美人儿,想想心里就跟吃了蜜蜂屎一样乐呵。  “成,这事儿我放心上了。最多三五天就给你办了,你就瞧好吧。”龙根一转身就走出了院子。口袋撑得鼓鼓的,这腰板儿就硬朗。他奶奶的,以往是没瞧出来,现在才知道,这些当官儿的一个比一个有钱。   先是吴贵花,一提钱的事儿,二话没说拿了两万;黄翠华也没含糊,第二天就给送上门来。原以为田翠芬才让自己骑了一两回,感情没到位,不能给自己拿钱,可也没太含糊,一出手就是三万, “狗日的,平日里一个一个的哭穷现在老子就让你们真穷起来,玩你们的婆娘,花你的血汗钱。”龙根一边走道儿,一边思考着魏文武的事儿。陈天明刚刚挨了整,皆因这老东西手脚不干净,胃口太大,恰好手里有把柄让李三丑攥着,不然不会被调查的魏文武就不一样了。  虽然自个儿在村里待的时间并不长,可龙根瞧得明白,魏文武精明着呢,逢人就乐呵呵的,谁信他是个老色鬼啊!“不行,还得让杨英那婆娘帮帮忙,最好让牛大魏文武大儿子跟他爹干起来,让杨英直嚷嚷,老公公想日儿媳妇儿,嘿嘿....闹腾开了,魏文武可就惨咯” ..... “咦,老子这耳朵咋这么烫,谁在说老子坏话”正坐在村部开会,魏文武没来由的耳根子一热,一摸烫呼呼的。心里一阵儿嘀咕。 陈天明贪污受贿,徇私枉法,挪用公款已经调查清楚,何静文当着全村干部及党员同志,做了指示。 “陈天明的破事儿就不多说了,回去之后我会递交法院,提起公诉可村支书也不能就这么空着,村子里的一切事儿还得正常运转。”何静文拧了拧眉头,看了看一旁的魏文武。 四十七八岁的年轻,很是稳重。做事拘谨稳妥,当这个村支书再合适不过了。 “你们有什么想法可以说说”  李三丑站了起来,个头不高,身材稍显矮小,一双眼睛透着精明,就跟山西来的土财主似得,算盘打的老精了。 “何乡长,我推荐魏村长,魏村长在村里口碑一直挺好,没出过啥乱子。应该能胜任村支书位置。”李三丑说完就坐下了,也没去看魏文武的脸色。这都事前商量好的,没啥可多说的。  “我也同意。”李三水站起来说了一句。   这一说,满屋子十来个人都举起了手。一旁做会议记录的秘书小李笑了笑,冲何静文道:   “乡长,众望所归啊。不行就让魏村长干一干这支书吧。你说呢” 何静文想了想,这样倒也不错。乡民都同意,自己也瞧魏文武挺顺眼的,试试就试试吧。  “那好,村支书就由魏文武担任了,可这村长咋办呢”何静文望向了众人。  “何乡长,我觉得李会计很不错的,勤勤恳恳,一丝不苟的。做村长肯定没问题”魏文武喜不自胜,立马就站起来为李三丑说话了。  何静文皱了皱眉头,这两人咋还互相推荐起来了到乡上来告陈天明的是魏文武,提供证据的是李三丑,这二人现在不会也想着狼狈为奸,联合起来鱼肉百姓吧   “对对对,三丑兄弟不错,就三丑了吧。乡长。”  “对,我要选就选三丑了”  众望所归,民意不可违。何静文不傻,揉了揉额头,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地方上的事儿,自己不能亲力亲为,既然大家都这么选了,就李三丑了吧。可,总得给自己留下两条眼线吧,别刚撸下一个陈天明,又窜出来两个陈天明, 何静文清了清嗓子,眉头瞄了一眼坐在角落旁的沈丽娟,心里一动。   “村支书,村长人选已经确定了,下面我要任命一个妇女主任,妇女主任,简而言之,专门为妇女成立的一个协会。职位大小与村长齐平,有任何事情可以直接向我反应”正文 第六十五章 女乡长也寂寞任何事可以直接上报这等于在魏文武眼里插了一根儿钉子啊,凡事儿你都得给我小心点儿,这是何静文的打算,其一是中午听了沈丽娟被陈天明非礼,同为女人,心生不快,就像帮着这个寡妇一把;其二嘛,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女人不错,何静文相信自己的感觉,会议一完,天刚刚擦黑,魏文武自然要表现一番,硬拉着何静文到家里吃饭去,说什么谈谈工作之类的。何静文年岁不大,可官场上那一套见的不少,哪能不清楚魏文武心里琢磨啥,无非就想套套近乎么    “不了,魏书记,我就在小卖部吃点儿就行了。你家住着也不方便不是。  魏文武有些失望,望向了何静文身后的小李秘书,今儿这事儿有小李秘书的功劳,再者以后要有个啥事,小李不也能提前给自己透透风么,  “何乡长说的是,那这样,晚上小李秘书就去我家休息了,丽娟大妹子那也不方便。乡长,你说呢”  何静文点了点头,踩着高跟鞋跟沈丽娟走向了小卖部。中午在沈丽娟家吃了一顿,味道不错,而且晚上还能聊聊,何静文觉着沈丽娟挺可怜的,死了男人,还有一个远房表弟要照料,偏生陈天明那老东西不帮衬一把也就算了,还来落井下石   回到小卖部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那股燥热也逐渐消失,村头不少人乘凉呢,叽里呱啦的还挺热闹,大抵都是关于村支书的事情。    龙根挠挠头,心里有些不快,不说好了表婶儿当村长吗咋还成了李三丑了,长得歪瓜裂枣的那样儿,拿出去也见不得人啊。  “那表婶儿可咋整”心思一转,龙根琢磨着赶紧回家看看沈丽娟去,这究竟咋回事儿,咋的村长成了李三丑了呢脚步快了不少。   还没进小卖部呢,里面就传来了何静文的声音,那声音清脆空灵,就跟黄鹂叫一样,龙根有些痴迷了,这婆娘咋那么漂亮呢,生的跟妖孽似得,偏偏胸前两耸还高亢得很,走道儿都直晃悠。晃的人眼花缭乱,忍不住就抓着大白兔猛啃两口   “咦,小龙咋没在家呢”何静文好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沈丽娟闻言一愣,略微有些尴尬,心里也想着小龙干嘛去了不知道祸害了村里多少姑娘媳妇儿的。可又不能跟乡长直说。“可能外面玩儿去了吧,一会儿就该回来了.......”  “表婶儿,表婶儿,我,我回来啦,饭好了没啊.....”话音还没落下,龙根咧着嘴迈了进来,搂了搂肚子,向厨房望去。  “呃,小龙回来啦,快,进去帮你丽红婶婶做饭。”  沈丽娟把龙根直往厨房里推,这小子色胆包天,别把乡长怎么样了才好,那玩意儿又那么大,把乡长日了,那麻烦事儿可就摊大了。 “哦。”龙根撇了撇嘴,有些不快。沈丽红手艺真是不错,半个多钟头,一桌子摆得慢慢的,什么王八,草鱼,小青菜炒的,那就一个喷香。饶是何静文是城里人,吃惯了山珍海味也忍不住嗅了嗅鼻子,足足吃了两大碗米饭这才放下筷子。 吃完饭,沈丽红收拾碗筷,沈丽娟则带着龙根去给何静文收拾床铺,房子不好,可住的地儿还有。  “啥何乡长晚上要搁咱家睡”龙根顿时来了精神,两眼直放光。  沈丽娟哪里不知道龙根打着什么算盘,放下手里的东西,瞪了龙根一样,小声道:“小龙,我告诉你,这可是乡长,不能乱来。知道不要日的滑,赶明儿表婶儿让你整个够”  “哦”  龙根漫不禁心的应了一句,心里却不以为然,乡长咋的啦,何静文不也是女人吗?日了又能咋的心里却盘算开来,怎么才能把这匹马给骑了。  深夜已至,何静文搁家里住着,龙根自然没法跟沈丽红俩姐妹搞在一起,几人早早的上床睡觉,龙根又回到回来住的小屋子里。躺在床上的龙根可没闲着,学了十来分钟的野猫叫,才搁墙角掏了一个小洞,接着微弱的灯就望了过去。  何静文是体面人,睡觉都讲究穿个睡衣啥的,可乡下没有啊。脱了衬衣,把罩子取了下来,“嗖嗖”两只大白兔顿时跳了出来。   两颗粉嫩的小点儿挺立在一群淡红色的晕圈儿上,分外诱人。身子一拧,两颗大香瓜一甩,那抖的多厉害,龙根瞅的差点儿流鼻血。裤裆里一阵鼓胀   就觉得田翠芬胖乎乎的就够大了,何静文的可也不小,任龙根咋想也料不到,这纤细的小腰上居然藏着这么肥的两只大白兔  “嗯哼”  穿上衬衣,何静文没有扣上纽扣,反而凝视着傲人的双峰,向上拖了拖,大白兔一抖,又轻轻的捏了捏小蓓蕾,鼻腔发出一声舒爽的闷哼。   玉手轻轻滑过山峰,褪下了裤头,一条粉红色的小裤紧紧包裹着那地方,隐隐约约看见小腹下的一撮卷毛。   “嘤咛.....”何静文闭着眼睛一声娇喘,只见,何静文小手轻抚着下面,小内裤往上一提,下面那地方行成一条明显的沟渠,隐隐有些湿润  “咕噜”  龙根咽了咽口水儿,两眼瞪的老大。何静文玉手一滑,落到沟渠正中,轻轻抚弄起来,一磨,一揉,“嗯哼...啊...嗯....”  “哎呀我的乖乖”龙根心里一阵吃惊,没想到何乡长的性生活如此压抑,都沦落到自己抠弄的地步了。“啧啧啧,乡长太寂寞了。我得想个法把何静文给日了啊......”   龙根心里打起了小九九,沉思了起来。  而这时候,何静文的动作却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斜靠在床头,岔开两腿,运动急剧加快,对着下面居然了起来  “啊啊啊.....”  “嗯哼,嘤咛...啊....”声音渐渐归于平静,龙根瞅着何静文下身的一抹白色浆液,邪恶一笑,躺回到炕上。  夜,渐渐沉寂下去,一股凉风袭来,龙根渐渐进入了梦乡,梦里骑着何静文干得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