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第三十四章(上)】【作者:8083979】【未完待续】

本帖最后由 go2014 于 2017-11-2 22:18 编辑

  三十四、旅行归来(上)

  我慢慢坐在床边,然后向后靠倒,直到仰躺在床上。

  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个小欣被人操弄了无数次的床上,确是我现在觉得离小欣最近的地方,刚刚慌乱的心情也在这壹刻得到了缓解。

  我的手轻轻抚摸着小欣的内裤,那棉质的面料给了我壹丝丝的温暖,那顺滑的质感,仿佛也捋顺了我繁乱的思绪。

  现在的小欣在想什么?自己的贴身衣物被这个无耻之徒丢弃,那么也就是说这壹次出去,她将完全的受制於人。马尔代夫,那本应该浪漫温馨的圣地,但此次却充满了淫靡和情欲。

  我突然想到,小欣行李箱的内衣裤都被丢在了这里,那她身上穿这的那?

  我连忙转头,四处查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床上散落的内衣裤,都还算规整,偶尔有壹两件稍有褶皱,也是我刚刚揉搓造成的。

  查看明白,我才放下心来,阿涛还不至於把事情做得太绝。我再壹次安心的躺倒。

  此时阿涛在想什么那?佳人在旁,又没有束缚了,他会怎样对待她那?是肆意玩弄,还是百般疼爱?我想他也壹定在想着,这几天要怎么过,才能让小欣感到“充实”。

  我猜想他的兄弟应该也已经傲然挺立了吧。

  就这样,躺在小欣被阿涛操干了无数次的床上,仿佛还能闻到小欣和阿涛的汗味还有下体散发的气息,耳中反复充斥着小欣的浪叫,还有阿涛的喘息。手中的内裤,原本应该是贴在小欣最隐私的部位的,整个房间都好像变得暧昧而淫乱。

  这壹刻,我感到自己下身的小兄弟也已经肿胀难忍了。

  之后,我就好像疯了壹样,拉开拉链,掏出阴茎,然后快速的撸动起来。

  这几天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却异常压抑,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都令我不堪重负,而此时这种欲望却好像是夏日里冰水壹般,令我着迷到不能自保。

  我只想要发泄,发泄心中的情绪,发泄身体的欲望。想像着这几天小欣可能的遭遇,我的手飞快的上下移动,有的时候,壹旦找到了发泄点,那么接踵而来宣泄就发生在壹瞬间。就好像我现在这样,在我近乎疯狂的撸动下,没过多久,我就喷射而出。

  继上壹次日完了墙,我貌似又日了天,我怕在这样下去,我会日遍壹切非活物。

  身体在轻微的抽动,阴茎上,还在壹股壹股的往出冒着乳白色精液。

  我喘息着,休息了片刻。然后起身擦拭。还好我之前有控制方向,没有让精液沾到小欣的内衣裤上,要不然等她回来,也许会产生怀疑。

  擦拭干净后,我站起了身,慢慢走向密室。

  密室的门是锁住的,应该是我逃走那天之后,阿涛锁上的。

  找到开关,拉开拉门,壹切都是那么熟悉。

  进了密室,环顾四周,跟四天前壹模壹样。我轻轻坐在了平时偷窥小欣和阿涛的位置上,透过百叶窗向外看去,外面的床上空荡荡的,但是在我的眼里,却好像有两个人,正赤身裸体的在床上纠缠着,她们配合默契,抵死缠绵,相互索取,也相互给予着。

  那扬起臀部,用蜜穴去迎接男性阳具抽插的女孩,时不时的会用柔情似水的眼神看向身下那个正在辛苦耕耘的男人,那眼神里有爱,有情,有鼓励,甚至还有欣慰。

  而那个男人的脸,我却看不清楚,那是我吗?可是,怎么又变成了阿涛?这是我!还是阿涛?

  那个男人的脸,壹直在变换,不是突然的变换,而是慢慢的从我的脸过渡成了阿涛的脸,然后在过渡回来。

  这显得有些恐怖,然而虽然恐怖,我却不想让它消散,哪怕着画面变得越来越淡,我已让睁大了眼睛,希望能够留住它。

  但假的就是假的,该消逝的,就注定了无法留下。

  画面已经完全消失了,我还沈浸在刚刚的幻想里,不知过了多久才慢慢清醒过来。为自己竟然会陷入幻想,而摇头苦笑。

  转头看向密室的每壹处,这里给我留下了太多的回忆,当然也给小欣留下了太多的痛苦,这壹次离开,我可能不会再进入这里了,虽然现在父亲那边的事情还不明朗,但无论能不能渡过难关,阿涛这边我都要另作安排了。

  轻轻起身,拿起壹旁的羽绒服,这是那天父亲紧急找我,我为了脱身,怕发出响声而特意留在这里的。

  拿好了衣服,我向外走去,出了密室门,转回身来,再壹次用目光扫视着每壹个角落,然后决然的拉上了门。

  再见!

  再见了!这壹段荒唐的时光。

  我本应给我最亲爱的女友,壹个开心快乐,无忧无虑的生活,而现在她却在我的安排下被胁迫,被玩弄,被侮辱。

  我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如果这壹次的事情能够圆满解决,我壹定要中止这壹切,我要好好的去保护她,让她能够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每天开心的活在阳光下。

  做完了道别,我决绝的转身,目光没有再在任何地方停留,径直走向了大门外。

  出了楼门,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心情也舒爽了很多,尤其是刚刚在房间里的那壹发,不止射出了精液,还把我心头的烦闷都射了出去。此时感觉异常的清爽。

  虽然天气还是有些冷,却正好可以用来冷却我此时滚烫的热血。

  我转过楼角,看到柱子双手抱膀的站在那里,他的脸已经冻得有些发红了,我顺手把刚刚取来的羽绒服递了过去,示意他穿上,然后就带着他,直接走了出去,上了车。

  之后我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让那个保镖叔叔把我送到了爸爸的公司。

  再次见到爸爸和彪叔,两个人依然是壹身倦态,眼睛里都是血丝,但是看起来好像精气神好了很多。

  心里有了好的预感,我赶紧询问这几天的事情。

  那天父亲和彪叔离开家以后,又到了公司总部商量对策,经过壹番权衡,父亲终於想起以为省级的大元,应该能够跟对方说得上话,於是当机立断的联系了对方。

  在多次协商和沟通后,对方表示愿意出面帮忙。

  其实他也是不得不出面,如果事情闹大,他也多少会受到些牵连。所谓壹荣俱荣,壹损俱损,这话放在商界或者官场都很合适。

  果然这位大佬不如众望,在他的沟通下,对方的攻势缓解了下来。

  细细想想,其实对方只是需要壹个有面子的台阶罢了。开始是他们为了不张扬而低调行事的,之后虽然父亲的做法有些太不给人面子了,但是在知道对方身份后,父亲还是拿出了商量的态度的。

  之所以他们这么不依不饶,无非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如果不把你这个外来汉按住了,你让人家太子党以后在京城怎么混?估计到时候连太子党的小圈子里都会嘲笑他。

  各级大佬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错综复杂。现在动的这些人都是些小角色,估计如果父亲真的不闻不问,再往上的壹些大元,他们也不能继续敲闷棍了。

  这些小角色动壹动不伤大雅,不但帮太子党报了仇,顺了气,还能向各地官员显示出最高层的权威,壹举两得,何乐不为。毕竟大部分的官员,你要想查,都有点毛病。

  而之所以父亲会如此紧张,壹是怕对方壹旦无处下手之后,会转而把攻势指向我们,而另壹方面则是,这些被查的官员和被抓的兄弟,都是帮助了我们的人,怎么可能在他们受到自己牵连后,不理不管那?

  现在既然对方的攻势停了下来,那接下来就是谈判的极端了。毕竟谁也不想将事情闹得太大。

  父亲这边的要求很简单,就是不能再让事情扩大,不能在牵连到更多的人,同时释放那些被无辜牵连的人,至於交换条件,对方可以提,我们这边会尽量满足。

  现在话是递过去了,当然不会这么直白的去说,谈判嘛,总要壹点壹点的博弈。

  对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回应,总要端壹段时间的,这可以理解。

  了解了这边的情况,我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又坐了壹会,看没我什么事了,我只得起身回家。

  到家后,已经接近五点了,彪叔的兄弟送来了晚餐,我和柱子简单的吃了壹口。然后就壹个人回到了房间。

  坐在电脑前,已经没有了上午时的焦虑,不过心绪还是有些不稳。我在静静的等待。

  七点左右,电话终於响了,壹个陌生的号码,但我知道那是谁。

  “喂。亲爱的,到了?”

  我强颜欢笑的对着电话说道。

  “嗯。到了。”

  小欣的声音都些疲惫。

  “怎么了,不开心?”

  我关心的问道。

  “没,就是坐太久了,有些累了。”

  小欣有些抱怨的说道。

  “唉,八个多小时那,怎么能不累?壹会好好休息壹下吧,明天还要出去玩那。”

  经过今天的种种,我发现好像更加爱恋我的小欣了,此时我温柔的嘱咐道。

  “嗯,我知道了。”

  小欣的声音有些低,可能她听出了我的牵挂之情,有些感动。

  “怎么样,那边天气好吗?”

  我继续询问。

  “还好,就是太热了。我已经尽量少穿了,还是这么热。”

  说起这个,好像直接戳破了小欣的郁闷气球,她有些恼火的抱怨着。

  “呵呵,没事,热了总比冷了强。壹回到酒店脱掉就好了。”

  刚说完,我就有些后悔了,哪壶不开提哪壶,壹会她到酒店可不光是要脱掉多穿的衣服,那可是要脱掉所有的衣服,壹丝不挂的跟现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进行更加热血沸腾的战斗的。

  “啊?……哦……我……我知道了……”

  小欣貌似也在这句正常的话里,听出了别的味道。声音低得不行。

  “那……那个……这个是你在那边的号码?”

  我有些尴尬的赶紧转移话题。

  “哦……对……对的,你存壹下吧,刚刚在机场买的。”

  小欣也借坡下驴的赶紧应道。

  “好的,我壹会就存上。”

  我也赶紧接话到。

  “好了,不跟你聊了,我……我们……要去找车了。”

  小欣可能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有些心虚的想赶紧结束通话。

  “哦……好的,那你快去吧。东西都那好,别少了东西。”

  我此时也不知道还要说什么了,只得配合的说道。

  “嗯,知道了,拜拜。”

  小欣说道。

  “嗯,路上小心,哦!对了……还有……”

  “嗯?还有什么?”

  “我爱你。”

  “……嗯,我也是。”

  电话挂断了,最后我真心的告诉小欣我爱她,她微微沈默,然后语气坚定的回复了我。这让我的心,更加的坚定了。我的小欣没有变。

  挂断了电话,心情好了很多。关上了电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慢慢的就想到了壹会小欣在马尔代夫的第壹夜会经历什么。

  想着想,原本已经撸过的壹发下身,又壹次立了起来。

  我慢慢的起身,脱掉裤子,然后轻轻的抚弄着它,没有了白天时的激动,此时就是轻轻的抚弄,但却也给了我不壹样的感觉。想着小欣壹会到了酒店,会把阿涛扒光衣服,赤身裸体的扔在床上,压在身下,用青筋毕现的阴茎,摧残娇嫩无比的阴道。拖着疲惫的身体,与压在身上的男人抵死缠绵。

  我越想越激动,浑身的血液好像都沸腾了起来。慢慢的,来自下身的快感越来越大,直至占据我的整个大脑,在铺天盖地的快感侵蚀中,壹股乳白色的液体也喷薄而出。

  到了这壹刻,脑中的幻想也戛然而止。我微微叹息,然后起身去洗了个澡,接着沈沈的睡去。

  之后的几天,每晚想着在遥远的地方,我的小欣在承受的壹切,那边比这边晚三个小时,所以她应该是每天晚上在我睡的正香的时候,却正在被阿涛肆意操干着。这种错位让我欲罢不能,都会以自慰来缓解欲望。

  每天在临睡前,我都会给她打电话,闲聊几句,有时她在吃饭,有时在海边闲逛。她会给我将这壹天里,她都玩了什么。虽然对话不多,但是很是甜蜜。

  不过其中有壹天的情况,可就不是这样了。

  那天我下午又壹次去了父亲的公司,因为收到消息,那边的要求今天送过来。

  由於对方的攻势已经缓解,我家门外的人员也撤了好多,只剩下几个人,应付不时之需,而我出门也不用在找人送我了,毕竟我也会开车。

  我拉着柱子,赶去向父亲的公司感觉。

  对此我忍不住吐槽,柱子啊,柱子,你就不能学学开车吗?

  吐槽归吐槽,现在现让他学课来不及,而且他刚学完,我也不敢坐。

  壹路吐槽着他,每壹会就到了。

  见到父亲,后他简单的跟我说了壹下现在的情况。

  对方的条件很是苛刻。首先他要求父亲无条件割让京城的那块地皮,同时还有京城里的壹切生意。地皮方面倒是在我们的意料之内的,毕竟那块地的归属权,是标志着这场纷争的赢家是谁的重要依据。至於生意方面,经过了这次的事情,父亲也不想在那边有什么动作了。所以还勉强可以接受。

  不过对方想直接把你打回老家的目的,昭然若揭。

  但是接下来的壹条就很是令人气愤了,他要求父亲宣布公司解散,如果父亲照做,他才会安排把那些受牵连的人都放出来。否则只能保证我们父子无事。

  对此我和彪叔都觉得不能接受,但父亲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坐在那里,低头沈思。我知道此时他的心里已经翻江倒海了,这个公司是他壹手创立,并坚持着壹点壹点发展起来的,它就好像是父亲的第二个孩子,甚至有的时候,我会觉得父亲爱他,比爱我多。

  此时看着坐在椅子上沈思的父亲,我确定他是在挣紮,是为了公司,抛弃所有人,还是为这些人,而放弃公司。我不知道他最后会作何打算。我看着他有些斑白的头发,眉头微皱的,眯着的双眼,看不到了里面的血丝。

  对於父亲的决定,我和彪叔从来都是服从,所以现在他没说话,我们也没有去打扰他。

  时间就这么壹点壹点的走着,不会因为你的仿徨而停止。

  迷迷糊糊的我有了些睡意,就在我似睡非睡的时候,父亲好像做好了打算,转头看向彪叔。

  “给赵先生,打个电话吧。看看跟对方再商量壹下,公司不能解散,我辞去董事长职务,可不可以。”

  父亲的声音低沈,貌似有些沙哑,应该是急火攻心所致。赵先生就是那个中间人,省里的大元。

  “哥。不能这样。你怎么能辞……”

  彪叔有些激动的说道。

  父亲扬起手,微微摆了摆,打断了彪叔的话。

  “唉。还能怎么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号子里的兄弟,局子里的朋友都不能不救,但这公司上下近千人就得挨饿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只要公司还在,以后还会有办法的。”

  打断了彪叔的话,父亲微微叹气,然后语气平静的说道。

  “可……可是……对方能答应吗?”

  彪叔有些担心的问道。

  “哼。这是生意,是谈判,许他漫天要价,就许我坐地还钱。”

  父亲斩钉截铁的说道。

  字数:4527

      【未完待续】